首页 快讯内容详情
ag区块链百家乐代理申请(www.eth108.vip):“脱口秀不是冒犯,而是一种迎合,不要骗自己”

ag区块链百家乐代理申请(www.eth108.vip):“脱口秀不是冒犯,而是一种迎合,不要骗自己”

分类:快讯

标签: # Telegram采集

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工具

点击直达

tài xỉu kiếm tiền(www.vng.app):tài xỉu kiếm tiền(www.vng.app) cổng Chơi tài xỉu uy tín nhất việt nam。tài xỉu kiếm tiền(www.vng.app)game tài Xỉu đánh bạc online công bằng nhất,tài xỉu kiếm tiền(www.vng.app)cổng game không thể dự đoán can thiệp,mở thưởng bằng blockchain ,đảm bảo kết quả công bằng.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界面文化 (ID:BooksAndFun),作者:界面文化组,采写:徐鲁青,编辑:黄月,原文标题:《幽默不是战斗性的东西,是“自由”的廉价替代品:与东东枪聊脱口秀》,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脱口秀当然有进步,最开始大家还没摸着门道,没有好的作品、人才、成熟的演出形态,更没有市场,但现在这些都有了。”在脱口秀大会第五季被批评越来越不好笑、豆瓣评分跌至5.0之际,我问喜剧评论人东东枪,你觉得中国的脱口秀有进步吗?他难得地不假思索就做出了回答。


当然,很少有人会反驳这一判断。《2021全国演出市场年度报告》数据显示,2021年脱口秀市场全年商业演出场次1.85万场,票房收入3.91亿元,比2019年增长50%以上。线上综艺备受热议,线下演出一票难求,脱口秀已然成为最受年轻人欢迎的喜剧形式之一,其他新兴喜剧形式比如漫才、Sketch以及默剧也都慢慢进入了大众视野。


东东枪有很多身份:他是广告创意工作者,自博客时代起开始写作段子,粉丝众多,他自己也创作喜剧,还是十多年的幽默艺术评论者。我好奇东东枪对脱口秀的发展有何观察,对蓬勃生长的喜剧艺术如何评价,以及他如何理解不同时代青睐的幽默,人们的“笑”是否发生了变化?


“幽默”一词最早来自林语堂对英文“humor”的翻译,他通过办《论语》半月刊杂志,试图让中国人意识到幽默是生活的一部分。东东枪曾在一篇文章中提到,他非常认可林语堂对“幽默”的认识,“幽默这两个字中,幽是光线昏暗,默是指听觉沉寂。幽默合起来,意味是沉默、暧昧、缓和的。”进一步总结幽默的特质,他写道:“幽默有时不过是一个人毫无顾忌地说几句真话而已……幽默只是一个‘simple truth’(简单的真话)。毫无顾忌、真话,这基本算是上乘幽默的本质了。”


关于幽默有太多可说,又有太多“光线昏暗”之处难以阐明。在我手握提纲想要深挖中国脱口秀的流派、理论传承与文化影响的时候,东东枪问,这些分类和概念真的有这么大意义吗?他扔出的“simple truth”令我发笑也令我们的漫谈开启,最后这场采访从相声聊到鲁迅与自由,从脱口秀的“作者性”谈至喜剧的使命是颠覆破坏还是维护和解。


界面文化:你一直比较关注喜剧艺术,以前还写过文章盘点国内幽默艺术的发展,能谈谈你对国内喜剧形式变化的观察吗?


东东枪:写那篇文章是很多年前了,当时在中国还没有脱口秀和单口喜剧的演出,喜剧表演还大多脱胎于曲艺形式,如相声、评书、滑稽戏、二人转等。最近这些年更流行的脱口秀、单口喜剧和Sketch,已经不只是传统曲艺的新变种,更多是借鉴和移植外来文化发展的,这可能是一个新趋势,是十几年来慢慢发生发展的。


界面文化:现在的脱口秀和传统的相声、曲艺、小品是全然不同幽默艺术吗?你觉得它们的差别与传承在哪里?


东东枪:现在的脱口秀演员似乎都很在意自我表达和输出价值观,很多时候他们不再只是一个演员,也充当了意见领袖的角色,而以往的曲艺表演,观众往往没有这样的期待。并不是全部,也有一些喜剧作品愿意停留在“只是好笑就够了”的程度。


传承的部分当然是有的,喜剧基本的逻辑、原则、技巧并没有颠覆性变化。相声、小品等传统喜剧艺术里有很多东西可以为新的喜剧样式提供营养,比如我记得李诞之前就说过,曾建议何广智多听马三立。


界面文化:提及自我表达,很多脱口秀演员会认为好表演最重要的是有价值观,你认同这个观点吗?


东东枪:我一直对这个事抱有怀疑。我不是一个Stand-up Comedies原教旨主义者,总认为脱口秀还有很多可能。我以前看到过一些演员在台上表演,一会儿变戏法、讲笑话,一会儿和观众互动,我问一些业内人士,他们普遍认为这不是脱口秀,但我觉得这东西挺有意思的,假以时日或许能有进一步的发展、演化。


我自己认为脱口秀还是有更多的可能性,或许以前没有,但是可能在我们这个时代被创造出来。


界面文化:但大多数演员把自我表达看得很重要,比如周奇墨就提到过许多其他的喜剧形式都比脱口秀好笑,一个短视频里爆笑的梗要比脱口秀多得多,脱口秀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因为有更多价值观的部分。


东东枪:如果我们从喜剧的作品里真的能获得价值观层面上的启发、震撼或者共鸣,那是好的,只是我觉得,这未必是必须的或最重要的。我不觉得喜剧一定要传递价值观、表达观点,这不是喜剧的天然使命。


《喜剧的秘密:从脱口秀说起》贾行家 东东枪 吴琦 著单读·上海文艺出版社 2022-7


界面文化:那对你来说喜剧最重要的特质是什么呢?好笑?


东东枪对啊,喜剧和其他东西的区别就在于幽默。幽默感仍然是那个最重要的、最珍贵的东西,但是幽默感的表现形式、切入点、角度和层级是有很多种可能的,有些高级,有些低级。


界面文化:要怎么区分低级和高级的幽默呢?很多人觉得谐音梗就是一种低级幽默。


东东枪:低级和高级我没办法给出一个明确定义,但通常所说的低级,往往是那些粗糙的、粗鲁的、肤浅的、缺少原创性的。


谐音梗有时候也很好,至少咱们得说,不是所有的谐音梗都是低级的。什么形式都不能一概论之。通常认为滑稽的小丑表演不如脱口秀高级,但实际上也有过很多高级的小丑表演,我觉得什么样的表演都有可能精致、精美、精妙。


界面文化:在评价一段脱口秀好不好的时候,一些观众会提到文本的好坏,脱口秀演员House和鸟鸟也觉得脱口秀更像一种文学。你怎么看脱口秀和文学的关系?


东东枪:我个人特别不喜欢“文本好”这种论调,这就好像你夸一个书法家的“点”写得特别好,或者夸一个钢琴家某几个和弦弹得特别好,我甚至觉得说一个创作者“文本好”不是一种表扬,我们不该那么割裂地去评价脱口秀。


这个问题还涉及到要怎么定义文学。宽泛地讲,相声评书也都可以是文学,当年的语文课本里收录过相声选段——作为语言和文字的范本出现。但是相声最重要的恰恰是文本之外的东西,同样的文本,一字不差,让十个不同的相声演员表演,出来的结果是完全不同的,偏偏这些不同的部分才是相声最珍贵的东西。相声不能只是文本,脱口秀也不能只是文学。


界面文化:脱口秀对于文本之外的表演没有相声的要求那么高?


东东枪:我也不那么认为,我觉得这也是低估了脱口秀这门艺术,那我们为什么还要表演脱口秀呢?给每个观众发一段文字,大家自己读就行了呗。

,

ag区块链百家乐代理申请www.eth108.vip是用以太坊区块高度哈希值开奖的百家乐游戏,有别于传统百家乐游戏,ag区块链百家乐游戏绝对公平,ag区块链百家乐结果绝对无法预测。

,


界面文化:但我发现脱口秀文本的更新速度快很多,比如一个段子说完之后短期就不能用了,相声有经典段子存在,反反复复地说观众还是觉得好笑。


东东枪:其实我也老问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实际上我觉得不该是这样的,追求“可以被重复欣赏”是艺术的使命,有很多经典的脱口秀演出是可以反复观看的。这和当年的演出生态也有关系,当年的相声演员都非常明白,得努力让自己的段子百听不厌。


界面文化:而且相声的作者性没有这么强,一个经典段子写出来所有人都能说它。


东东枪:我也总问脱口秀从业者为什么不能交换、传承段子,今天我说你的,明天你说我的,在别人的基础上做进一步的升华、衍生,这件事在我看来天经地义。从业者完全可以把段子创作和表演分开,如果李诞背后有一个团队,有二十个人专门给他写,让他来表演,这有损于任何事情吗?当年全国人民都知道姜昆的相声作者是梁左,他们几个人的合力打造出来那么经典的作品,如果不允许这种合作,很多好作品都不会出现,或者至少大打折扣。为什么脱口秀就会对自己提出这样的要求呢?


界面文化:因为我们觉得脱口秀演员不只是一个表演者,也是一个创作者?


东东枪:同意,也理解,但我觉得这件事是应该或至少可以被改变的,这束缚了整个行业,所有的艺术创作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发展的,如果世界上所有钢琴家都只允许弹奏自己写的曲子……有这个必要吗?肖邦创作的曲子,别人也可以弹得非常精彩,甚至比本人弹得都要精彩。不允许别人弹奏肖邦的作品,这些作品会在肖邦死后失传,与肖邦一起死掉。


界面文化:一些脱口秀演员还提到过,正面情绪几乎没有好笑的,好笑的表演往往是不那么正确的,和传统小品里总要上价值的特点不一样。这是不是我们流行喜剧一个特别大的变化?


东东枪:我不觉得这是一个确定的趋势,两类作品似乎一直都有,你现在去看《一年一度喜剧大赛》也会发现很多作品都在上价值,上价值也有上得真让人热泪盈眶的,不能一概而论。


很多脱口秀演员也会强调自己天然“不正确”,但我认为大众媒体上能看到的喜剧没有几个是不正确的。人们总说脱口秀的核心是冒犯,相声的灵魂是讽刺,我觉得这是胡说八道。那些真正的不正确,脱口秀演员也都会躲着走,真不正确的脱口秀演员活不下来。


界面文化:微小的冒犯就不算冒犯吗?


东东枪:不是冒犯,是迎合,喜剧舞台上的冒犯都是披着冒犯外衣的迎合——我在台上冒犯老板,是迎合那些被老板欺负了的员工;冒犯逼婚的父母,是迎合那些被逼婚的年轻人。喜剧演员不该这么自己骗自己,说我上台是为了冒犯,演员在台上要真说一点违背公序良俗的话,大家是笑不出来的。


界面文化:从这个意义上说,春晚的相声小品喜剧和年轻人看的脱口秀都是迎合,但它们明显是不一样的。


东东枪:这两者的区别在于迎合的是不一样的受众。不同范围、不同年龄、不同身份、不同知识背景的受众。


所以我为什么会觉得一些很久以前的相声、曲艺反倒高级一些,就是因为那些东西反倒有些是不涉及价值观、“遗世而独立”的,也可以说那些幽默反倒是比较单纯、纯粹的幽默,它甚至可以不通过迎合谁就让大家笑出来。


不玩弄价值观,就必须要用真正的艺术和技巧来打动人。很多伪装成冒犯的迎合,在我看来反而是廉价的。


界面文化:真的有不涉及价值观的幽默吗?那你觉得喜剧对现实的意义是什么?


东东枪:如果认为幽默必须表达价值观才有力量,这是对幽默的轻视,就好比说苹果必须尝起来像香蕉才算好吃。幽默本身就是个好东西,是对个人、社会,和时代有帮助的东西。这个世界上多一些幽默的人,多一些让大家笑出来的东西,本身就是一桩功德。


幽默和喜剧有个重要的功能是和解,幽默总是以达到和解为目的。如果这个世界上大家都能用幽默的眼光看待身边的人和事,有了幽默和包容的心态,就能与生活中的人和事达到一定程度的和解。事实上我们看到的大多数喜剧也并不是为了冒犯和伤害,即使是讽刺,也不是你死我活的战斗,很多时候是在笑声中达成和解。


界面文化:所以我们看到那么多演员在台上笑着说出自己创伤的经历,你觉得这也是一个和解的过程?


东东枪:是的,说出来,得到大家的认同,就是和解。“说破无毒”。


不能说一个喜剧没有输出价值观、没有让人更愤怒,这个喜剧就错了。我们喜欢看喜剧是希望得到那片刻的和解。


上世纪30年代,林语堂办了一个幽默刊物叫做《论语》,销量很好,但是鲁迅就有点看不起这个杂志,他觉得在需要战斗的时候幽默是非常软弱和肉麻的。这或许可以反面证明,幽默本就不是一个战斗性的东西。我们虽然也觉得鲁迅幽默,但鲁迅的幽默可不是喜剧里的那种幽默。


界面文化:但我读鲁迅的时候就经常被逗笑,而且笑出来的部分是有力量的。



东东枪:因为我们不是当事人,我们既不是事件的当事人,也不是那个时代的当事人。我们现在读鲁迅的很多文章,心态是轻松的。但也有一些他的文章,我们读了虽然也觉得幽默,却无法轻松地笑出来,你可以体会一下这两者间的差别。秘密可能就在其中。


界面文化:去年《一年一度喜剧大赛》里《笑吧,皮奥莱维奇》的编剧束焕对喜剧的理解和你相反,他强调喜剧的对抗性:“你要知道这个世界是不完美的、残酷的,最佳的武器其实就是笑。”你怎么看“笑是一种武器”这个观点?


东东枪:“幽默”是“自由”的廉价替代品。一个人无论在怎样的处境,面临怎样的凶险和压力,假如他仍有幽默感,假如他仍能笑出声来,在那一瞬间,他会感到自己是自由的。也可以说,“幽默”是“自由”的试用装,它会提醒我们自由的滋味,它会让我们更加渴望真正的自由。这是为什么我们喜欢幽默,这是为什么自古至今都有人惧怕、甚至妄图扑灭幽默。他们将幽默视为一种对抗,是因为他们惧怕幽默,而惧怕幽默就是惧怕自由。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界面文化 (ID:BooksAndFun),作者:界面文化组,采写:徐鲁青,编辑:黄月

,

game bài kiếm tiền(www.vng.app):game bài kiếm tiền(www.vng.app) cổng Chơi tài xỉu uy tín nhất việt nam。game bài kiếm tiền(www.vng.app)game tài Xỉu game bài kiếm tiền online công bằng nhất,game bài kiếm tiền(www.vng.app)cổng game không thể dự đoán can thiệp,mở thưởng bằng blockchain ,đảm bảo kết quả công bằng.

 当前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